英雄聯盟

類型MOBA大小6.50GB

分 享: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2019-06-19 作者:官網 來源:官網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LCL)從2013年舉辦至今已經同LPL職業聯賽一起走過了七個年頭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LCL)從2013年舉辦至今已經同LPL職業聯賽一起走過了七個年頭;七年來,LCL誕生過許多經典難忘的比賽,也走出過像Letme這樣站上世界舞臺的知名選手;大學四年一晃而過,對于這些年輕的大男孩來說,能夠和兄弟們最好的電競舞臺上戰斗,享受競技、堅持熱愛,已經足夠珍貴。

碰撞

6月份的西安很熱,至少比外地人想象中要熱。

父親節這天,西安培華學院體育館被當地各大高校大學生塞滿,這里可能是當日整個西安年輕人聚集最多的地方。人浪中歡呼聲此起彼伏,絢麗的光線互相交織,充滿現代感的舞臺上高校戰隊兩兩迎面對峙——幾個小時后,第七屆英雄聯盟高校聯賽總冠軍即將誕生。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你們要是打輸了,會不會就地解散啊”——賽前“垃圾話”

比賽本身已經足夠讓人期待,藍色方打野的賽前垃圾話更是將激烈程度推向白熱化。這句話引起現場一陣騷動,觀眾群里甚至傳來稀稀拉拉的噓聲——就算是在頂級的職業比賽里,敢這么說的也沒幾個。

BP階段,藍色方拿了一套容錯率極低的前期陣容——打野蜘蛛配合中單刀妹專注搞事,下路是rank里被稱為終極混子組合的EZ和悠米。英雄選定,兩位解說脫口而出:“這個陣容隊標一遮就是rank陣容,團戰沒有經濟優勢就可以再見了”。

局勢沒有按藍色方的預想進行,比賽開始不久,上單被單殺,中單慘遭針對,打野蜘蛛也在一次次gank失敗后迷失在野區。15分鐘,本該打出優勢的藍色方上中野三人送出了全隊9個人頭中的8個。

到比賽結束時,蜘蛛的死亡次數達到全場最高的9次,藍色方輸掉了BO3的第一局。

“這把小吳坑了呀”場下一名觀眾低聲地說道。

舞臺

在LCL的七個年頭里,前三年閩江學院獨霸天下,包攬了高校聯賽三屆冠軍,之后海口經濟學院沖破格局摘得桂冠,同時也打出響亮的名聲。到了第五屆,廣州白云工商技師學院上演黑馬傳奇拿下冠軍。而從第六屆開始,集美大學以其恐怖的個人實力和獨樹一幟的畫風完全統治了高校聯賽。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今年,第七屆高校聯賽總決賽再次來到古都西安,同往年一樣,一兩萬支隊伍參加海選,想要成為決賽的八分之一,就要披荊斬棘。

來自全國的八支高校隊伍要在三天內廝殺較量,決出最后的總冠軍。而不同于LPL的雙敗賽制則讓比賽更充滿懸念,一念之差讓整年的努力付諸東流或是臥薪嘗膽絕地反擊都有可能發生。

但今年可能沒那么多懸念。

自從去年開始稱霸高校聯賽后,集美大學在很長一段時間都是各所高校的噩夢。上單阮阮韓服王者,擁有接近職業選手的實力;中單椰子操作兇狠經驗豐富,是隊內核心領袖;下路組合雖不及其他位置,至少也擁有本次比賽中上游水平。

而集美大學的打野位則是這次高校賽的絕對明星,高校觀眾、現場解說甚至比賽對手都無一不對他稱贊有加的重量級選手——小吳。

光芒

比賽里“坑人”這種事,在小吳的印象中只發生過一次。

上高中之前,小吳的游戲史基本是空白。高二那年,小吳不慎在一次籃球活動中扭傷了腰,不得不休學在家休養,三個月的修養讓無聊的他接觸到英雄聯盟。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補刀,走位,打人機,一切都是從最基本的開始練,小吳沒玩過這類型的游戲,也認為沒有什么天賦:“我之前沒玩過moba,肯定很笨啊,我LOL上手很慢”。

高三畢業的暑假小吳開始參加地方的一些網吧賽,因為打的不錯,被現在隊伍里的上單阮阮拉進隊伍,一起的還有中單椰子。

有一次,他們隊伍打的一個網咖賽與NEST合并,參賽的有一些職業隊伍。小吳第一次面對職業隊伍,他并沒有很害怕,覺得能打過。然而跟隊友溝通上的失誤還是讓他們輸掉了比賽,小吳第一次在比賽里“坑”了四個隊友,也是唯一一次。

“我只配了杰斯的符文,玩不了巖雀,打野說沒事對面不會玩,他選了挖掘機之后對面秒選杰斯,我心態就崩了。我帶了個護甲穿透玩巖雀在那突突突,直接被打爆了,心態就崩了,崩了我就自閉了,不說話了。”盡管時間過去了很久,每當想起這件事小吳還是特別在意。

后來,小吳作為新生加入集美大學電競校隊,與上單阮阮、中單椰子組成“三叉戟”。最開始他玩的是中路,原來的打野走了就開始轉位置,隊友的幫助加上本身就學的好,小吳融入的很快。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小吳很喜歡打比賽,特別是與現在的隊友一起。一年的比賽歷練,小吳慢慢從青澀的新人成長為隊伍最穩定的輸出點之一,有時候他啞火,其他隊友也能在關鍵時刻站出來,每一個人都愿意做這支隊伍的carry點,所有的一切都在朝著最好的方向前進。

從地方網吧賽到全球高校冠軍杯,集美大學在2018年勢如破竹,基本沒輸過,成為了高校中的霸主。不過這樣的結果導致的一個不太好的現象就是,小吳情緒的閾值變高,贏比賽拿冠軍已經讓不能他感到特別的開心。

“我現在拿什么冠軍都是心如止水,輸了還激動一點”。

今年,集美大學再次以王者姿態來到高校聯賽總決賽。有人問小吳需要警惕哪些隊伍,他說沒有:“我是死神,不怕。跟他們碰一碰。”

成長

集美大學在高校聯賽的稱霸是從18年開始的,也就是小吳加入之后。在那之前,海口經濟學院是高校里的王者。

2016年,海經第四次參加高校聯賽,成功打破閩江學院三年的壟斷,拿下隊史第一個冠軍。第二年,海經高校賽意外失利,Letme的好朋友蔡湘杰、鐘振寧帶著大一新生小蘋果在更具分量的全球高校冠軍杯的比賽中脫穎而出,斬獲世界冠軍。

時過境遷,蔡湘杰早就不再是隊內選手,轉做了幕后工作,其他三人也畢業離開,隊伍里現在的“老大”是當初的小將小蘋果。小蘋果這次有多重身份,隊內打野、隊長、領隊甚至部分教練的工作都是他來負責,從啥都不懂的新人到全都要管的老將,他感觸很多。

“都經歷過了嘛,很能體會到當初他們帶我的感覺,因為這次也是老隊長跟過來了,他就什么都讓我做,體會到隊長的辛苦。各種溝通,要不跟主辦方溝通,管理這邊,有些人會亂跑嘛,各種各樣就很辛苦,就很能理解,感覺我都老了。”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事實上,小蘋果一點都不老,反而很年輕,今年上大三的他還有三個月才20歲。三年前,17歲的小蘋果跟著老隊長第一次打高校聯賽,他清晰的記得由于差一個月沒能拿到學籍,只能在場下看著隊伍被淘汰。回憶起這段經歷,他很懊惱:“當時在場下很想打,但是沒辦法”。

三年之后,小蘋果身邊的四個隊友換了一輪,他也褪去了曾經的模樣——從前的他脾氣暴躁,一不順就噴人,甚至老隊員也不放過。現在,他更愿意多聽新人說話。

從第一屆高校賽開始,海經每年都能進總決賽,就像EDG從未缺席世界賽。今年,小蘋果依舊覺得海經入圍總決賽是必然,也是他作為隊長的責任——盡管隊內四個新隊友都沒有足夠的信心,小蘋果的目標還是直指冠軍。

有時候,美好的愿景總是敵不過殘酷的現實。海經第一場比賽就輸了,早早的掉進了敗者組——再輸掉一場比賽就打包回家。不過他心態很好,第二天在休息室的走廊碰到小吳還會跟他開玩笑:“我們第二場又輸了,一輪游了”。

海經第二場沒有輸,第三場還是沒輸——他們在敗者組中連穿兩個隊,氣勢如虹,距離敗者組決賽還差一步之遙。那個曾經跌到又頑強爬起登峰的海經院似乎又回來了。

不過這個世界沒有那么多的奇跡,面對北京吉利學院電競專業的隊伍,海經沒能穩住,失誤頻多,全線崩盤,以幾乎一邊倒的局面敗下陣來,結束了本次高校賽之旅。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無力,有點無力”走下舞臺的小蘋果體會到去年同樣的心情。同樣的四強,同樣的青黃不接,小蘋果渴望能帶領海經重現輝煌,但現在感受到的只有無力。

方向

高校賽第一天的比賽安排在周五,與它同一天進行的,還有地球另一邊的NBA總決賽第六場,首次進入總決賽的猛龍在客場擊敗衛冕冠軍勇士,拿到隊史第一個冠軍。北京吉利學院的AD選手劉瀚星在體育館媒體室用手機觀看了這場比賽。

劉瀚星,北京吉利學院電競專業學生,今年大二。

電競專業是近幾年中國電競飛速發展之后產生的新興高校專業,由于剛興起不久,一般對這個方向有濃厚興趣的選手才會優先考慮,劉瀚星就是其中之一。

劉瀚星父親喜歡玩游戲,小時候的他就在旁邊看父親玩。從CS、紅警、魔獸再到英雄聯盟,在父親的影響下,劉瀚星很小接觸到了各類游戲。后來他開始看《全職高手》,喜歡上WE戰隊,電競夢想慢慢在劉瀚星心里扎起了根。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高二那年,劉瀚星上到了網通六區的王者段位,有了打職業的想法。他鼓起勇氣跟父母溝通,普及電競,聊了整整一個晚上。父母還是不放心,上網搜索,問人了解,心里有了個大概的底之后才松了口,不過前提條件是去試一年,不行就回來讀書。

想象是那么美好,以致于現實那么難以讓人接受。追尋夢想的劉瀚星一路碰壁,輸多贏少,到后面連一個電競館的業余隊伍都打不贏,他開始對自己產生了懷疑。一年的約定時間沒到,他就灰頭土臉地跑回了家。劉瀚星很沮喪,但還不想放棄。

真正讓劉瀚星放棄職業想法的是另外一場比賽。

回家后,父母給劉瀚星找了北京吉利學院,學習電競專業。他很開心,進了電競校隊,開始參加包括高校賽的各種大小型比賽。去年六月份,劉瀚星同時參加了兩個比賽,可以直通LDL的京東杯和代表大學生最高榮譽的高校聯賽。他本來是想京東杯無所謂,高校聯賽一定要贏,結果卻正好反過來,劉瀚星輸掉了他的第一屆高校賽,卻拿到了京東杯北區第一晉級八強。八強賽第一輪,北京吉利的對手是一支“名不見經傳”的隊伍。

劉瀚星記得那支隊伍的名字是一串數字,沒聽過,但實力很強,尤其是上單,“我們上單二級就被單殺,從二級死到九級,那個人特別猛,玩個刀妹打我們五個”,劉瀚星對那場比賽記憶猶新,語氣中透露著一點可惜,還有對對面上單的感嘆。

當時的劉瀚星不知道他們面對的是一支怎樣的隊伍,后來才知道是OMG青訓,那串數字是基地訓練室一個門牌號,而那個追著五個人殺的刀妹是現在OMG一隊的上單Curse。

從那之后,劉瀚星徹底認識到自己和職業的差距,對它再無念頭,將心思回歸學業。

將時間線拉回到本次高校賽。劉瀚星沒有渴望一鳴驚人的雄心,也沒有從哪里跌到就要從哪里爬起的悲壯,他目標很明確。他說他打完比賽想去找工作實習,這次應該是他最后一次高校賽,想拼一個冠軍。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勝者組第一場比賽輸掉后,北京吉利同海口經濟一同掉入了敗者組。劉瀚星親手送別小蘋果,又迎來將他們送入敗者組的東道主培華學院,只不過這一次他們復仇成功。

終于,劉瀚星復制了猛龍隊的壯舉,第一次進入決賽,挑戰衛冕冠軍。決賽前的垃圾話環節,對面打野很有自信:“你們要是打輸了,會不會就地解散啊”。

而劉瀚星的話是:“我們五個人比較硬,你們碰不碎”。

榮耀

集美大學意外的輸掉了決賽第一局。

盡管半個月之前才決定參加這次高校賽,只訓練了一個星期,集美大學強大的實力還是讓外界一致看好,甚至都不認為會輸掉一小局。

小吳很生氣,不只是他,集美大學全隊都很生氣,那種久違的興奮和激動、全身燃燒起來的感覺在他們身上傳遞,氣氛變得緊張起來。“他們完蛋了”小吳賽后回憶當時的心情。

第二局,雙方上中野互有來回,難分伯仲。劉瀚星拿到之前比賽力挽狂瀾的希維爾,7分鐘的時候已經收獲了三個人頭,吉利學院再次在前期取得優勢。不料集美利用一波人數優勢突然提速,中路放出峽谷先鋒推掉中塔并擊殺四人,吉利學院形勢急轉直下。劉瀚星很懊惱,因為他那波太急,操作失誤送了一個大人頭:“我那個閃現Q就離譜,我特么在那Q啥呢”。

那一波之后,吉利再也無法招架集美的強大攻勢,集美中單死歌慢慢發育起來;決勝局,吉利學院受到上一局影響心態出現失衡,個人失誤增多,多次關鍵決策也有待商榷,全場被集美大學壓制。25分鐘,集美大學攜大龍BUFF下路高地團滅對手,衛冕高校聯賽總決賽冠軍!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就兩個字,可惜”比賽結束后幾個小時,我在酒店遇到劉瀚星,他還是有點難以釋懷。他曾親眼見證猛龍創造NBA歷史,卻沒能創造自己的歷史。

直到我提醒,他才意識到,如果把高校聯賽看成LPL,他已經退役了:“也還好吧,沒有太多的不舍,其實我根本往那邊想,你這么一說我才會想,這可能是我最后一次比賽了。我覺得可能把打比賽當成一個愛好,這次能在這么大的舞臺上打比賽,也算是完成一個心愿吧。”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后記

站在故事的終點往回看,吉利學院的“黑馬”不是偶然,集美大學的蟬聯更不是。他們是高校聯賽這個承載著奇跡、夢想和遠方的舞臺最浪漫的元素,也許下一年,站上這個舞臺的是另外一批人,但他們都有同一個名字——大學生。

明年還打嗎?同樣一個問題,三份不同的答案。

海口經濟學院的小蘋果即將大四,畢業、實習、工作都是他不得不去思考的問題。但海經連續兩年四強的成績讓他感到很遺憾,他決定再打一年。

集美大學的小吳和阮阮、椰子關系很鐵,喜歡跟他們并肩作戰的感覺。他不確定是否會出現在下一屆高校聯賽上:“他們打我就打,他們不打我可能也就不打了”。

北京吉利大學的劉瀚星今年20歲,言談舉止間卻表露出不屬于他這個年紀的成熟氣質:“我不能說因為要打這個高校聯賽,就該工作該實習就不去了吧。打這個比賽肯定要在學校訓練的,不能因為這個把別的耽誤了,這也不是打職業。”他熱愛電競,希望以后找相關的工作,最好是在俱樂部里,“我喜歡跟著隊伍一起贏一起輸”。

《英雄聯盟》高校聯賽故事:三個人的平行交叉人生

今日新鲜事黄大仙三肖中特